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棣栧厛,鏈珯娌掓湁杞夊瀷鐨�​​鎰忔€�。涔熷氨鏄,濡傛灉鑵愪粊濯掗珨鎴愪簡鏋滀粊濯掗珨、鐢氳嚦涔庢垚浜嗘潖浠佸獟楂旈兘濂�,鏆檪绛嗚€呮槸鏈夊皣鏈珯鏀规垚鏄煶妯傝璜栫珯鐨勬剰鎬�。濡傛灉绛嗚€呭叏閮ㄥ闊虫▊涔熶笉鏄笉鍙互,鍙涓嶅閭i杭澶氭暎鏂�,閫欏氨鍙互闁嬮煶妯傜珯浜唚

涓嶉亷,鍥犵偤闊虫▊绔欏皯浜虹湅,鍏跺姣旇純濂界殑鏂规硶灏辨槸璨�18+鍜岀敎鍦�。渚嬪瑾€欏€婸ost鍏跺鍩嬩笅浜嗗叐寮�18+ 鐨勫湒鐗�,濡傛灉鏈夎垐瓒g殑鏈嬪弸鍙互鎱㈡參鍦ㄤ笂闈㈡壘鍑轰締,绛嗚€呭氨涓嶅公蹇欎簡。鑰冩叜鍒癈osplayer鐨勭収鐗囧拰鏂拌仦鎴愪簡杩戞湡鐨勬疆娴�,绛嗚€呭氨鍦ㄦ兂濡傛灉涓嶅鍕曠暙,涓嶅閭i杭澶氭暎鏂�,鍏跺涔熷彲浠ュ鏂拌仦,灏堥杸璨肩浉鐗囧拰Cosplayer 鐓х墖閭勬湁18+ 鍦栫墖鐨剋

闄や簡鏄笂闈㈡彁鍙婄殑鏂规涔嬪,鎴戝€戦倓鍙互杞夋垚瀵敎鏁�。渚嬪鏃╁墠宸茬稉閻甸崑鐨勭敎鏁�,瑙告墜鍐嶅姞涓婅樋鑾夌殑鐛靛鏁呬簨,濡傛灉鏈夋檪闁撶瓎鑰呭彲浠ヤ粈楹奸兘涓嶅,鐩存帴瀵敎鏁呴亷鐏�。鍕曠暙灏辩暀鍒板櫁娴洿鏂板ソ浜唚w 鍙嶆涔熸矑浠€楹间汉鎯崇湅绛嗚€呭鏉辫タ鍚

鏈€寰�,濡�​​鏋滃ぇ瀹跺彲浠ョ湅鎳傞€欑瘒鏂囩殑瑭�,鎭枩澶у鎰氫汉绡€蹇▊。鎰熻瑵澶у鏈夎€愭€т笂缍叉壘浜嗕竴鍊嬩簜纰肩炕璀櫒。涓婁笂闈㈡彁鍙婇€欎簺澶ф浠€楹间篃涓嶆渻鍋�,涓嶉亷濡傛灉鏈夌⒑鍒囩殑鏃ユ湡,鎴戝笇鏈涢偅鏈冩槸涓€钀勾鍚�。鏈€寰岀澶у鎰氫汉绡€蹇▊,绁濅笅骞磋厫浠佸獟楂斿彲浠ヨ綁鍨嬫垚鐐烘灉浠佸拰鏉忔濯掗珨。浣犵煡閬撲粈楹兼槸鏉忔鐨�,灏嶄笉? w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退場謝禮

我很累。縱然我什麼也沒做過,我只是坐在電腦桌上,一成不變的敲打著鍵盤,但我很累。我徹底討厭著這樣的自己,而且已經自我厭惡到了一種接近是無法可以理解的地步。或許是放榜,或許是因為看見一宗又一宗的可惜,或許是夾雜在當中的錯愕,使我不得不自我厭惡。我厭惡著看待我的人,但我更厭惡我自己。

我厭惡,僅因我一成不變。我厭惡,因為我只得厭惡。我很累。困在這個牢籠內。計算著每件事情的成效。結果。簡單的因果關係,卻失去了自我。「我想要做什麼」「我哪裡知道」,這是我放榜至今最大的感覺,也或許是兩個月以來最大的反省和感想。常對家人說,我想要家人告訴我做什麼,而不是選擇,這並不是一個誇大,而是一個事實。我是打從心底內討厭選擇。我喜歡不需要選擇。儘管選擇不需要選擇,本來已經是一個選擇,但我喜歡的是沒有選擇。因為我不喜歡責任。我不喜歡承擔任何東西。我只想困在這四平方尺的空間內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之所以我會承擔,只是單純地因為我知道,承擔過後,我會必然有結果。我們都是結果論者。沒有結果就沒有責任。沒有成績就別叫我過來。我願意嘗試但我不願意堅持,我短視,這些我都知道。但這是我的本性。

對不起,我就是一個那麼功利,那麼邏輯化的人。我喜歡斟酌用詞,做文法警察,只是因為我對細節的堅持和精準性。會用必然而不用可能、會、或許、將來,正是因為我一直都沒有,為了不認識的東西而奮鬥的勇氣。這或許是因為,在我眼中,當我想要做一件事情之先,我的目的總是清楚的,我的手法和過程都總是清楚的,而且我堅信我自己會有這樣的能力去做到。打牌如是這樣。寫文章如是這樣。正是因為我先在腦海中想好了所有可能性,預想了所有發展的機會和可能發生的事情,我從不畏懼。沒有一點五,數字永遠只會是零或者是一,假使某天的確出現了這兩個可能性之外的結果,我會果斷地選擇放棄,因為那是我沒有預想過的結果。我只是一個保守的存在。

我只做我把握得到的事情,但這不夠。遠遠地不夠。當人要求你要交出五分,考出五分之後大家或許不會厭惡你,但我會開始厭惡自己的成績。成績的好壞並不是獨立的存在,而永遠只是一個持續的比較體。當一點塌下,就等同於另一點上升。一切都只是一場簡單的零和遊戲。我知道我並不笨的,只是我笨,卻是在於我老實過頭。我直白。我快過頭。算得太多。我總以字面認為,「夠」就是「夠」,考到及格,就等同於Good End。因為我沒有投入到一件事情之內。我只是節能地想要完成所有事情而已。

入土吧。讓我就這樣死去吧。就這樣臥在這個棺材之內,如煙一樣的消逝。我已經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一群數式,一群毫無性格的性格的集合體。我並沒有戴過面具。只是我覺得,這樣下去很累而已。讓我就這樣退場吧。謝謝你的觀禮,但那個他已經不存在了。

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莊周夢蝶

走著。徬徨在十字路口。和她錯過了好幾次,卻是漫無目的在街口錯過。

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走過了一條又一條的長街。燈火闌珊。尋著,又尋著,換來的是一絲淺笑和一束白娟。

倩影流芳之際,君又身在何處?

循著,又追著。

泊影留痕,又尋,得不了佳人,又撲了一場空。

旁人笑他花街柳巷尋貂嬋。

或許,蝴蝶,只在莊周夢內。

2012年6月20日 星期三

思考循環

你遇上了一個街上的仆街。你很想向這個人罵街,你很想說點什麼,但你沒這樣的膽量;很對不起,我們這個故事的主人翁就是一個這樣的角色,一個沒什麼膽量,但卻很有膽量想像的角色。他想啊,想啊想,想了很久,哦哦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做。

他想說點什麼,但他又開始想了,「這樣說,會不會讓人迷惑呢?」「這樣說,又或者會不會傷到別人呢?」他想了很久,總算啪一聲,將手上的筆摔下,然後大喊一句,「我知道應該要怎麼樣說才可以說到一個滿意的答案了。」然後他又打算開始寫了,不過這次寫出來,卻是打算朗讀,在那人面前朗讀,說出對方的行動到底有些什麼問題,他在寫的則是一份劇本。

他寫的都是些莊重的說話,語句之間的邏輯和內容等等都應該算是能讓人滿意,語句之間帶出的意思很莊重,也留了一點下台階給別人走——但他又想了。朗讀個屁啊你。對方根本不會聽,這樣浪費自己的精神寫那麼大疊的劇本,到底又有什麼意義呢,根本不能這樣打吧。於是他又放下筆桿。他想著,既然以後都不會看見對方,別理會對方吧,就這樣就好。對方不去惹我,為什麼我要做自己心目中的正義小超人,去別人的面前罵街呢。浪費氣力啊。

但他又想了,假如現在自己不寫的話,將來還有可能會遇上這樣的事情。於是他還是寫了,而且還鼓起勇氣想要朗讀了。「啊某天啊你在哪個街上啊做了…………」如是者他朗讀了。但他又要死害怕。他又開始陷入那個循環了,對自己說著,「啊啊旁邊的人會怎麼樣看我,我在反對的是×××啊」「雖則我知道自己說的說話應該沒有問題,但我每次這樣想的時候都是有問題啊,該怎麼樣辦啊。」「我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我到底這一次這樣說又要得罪多少人啊。」,然後對方又拿著自己那些必然會勝過來的邏輯在朗讀著自己的反駁。啊啊怎麼樣辦才好,這邏輯還有空間反駁嗎。我這醜事要傳千里啦。我被人討厭了。還是別說比較好吧。

他又想了。與其這樣麻煩別人,倒不如自己嚥下所有的問題就好,朗讀到一半以後,他又想了一陣,然後鼓起勇氣停下了朗讀,向面前這個他本來應該是罵街當中的人,來個無謂的九十度鞠躬,說著「對不起造成你那麼多的問題和麻煩,我很對不起,我不應該討厭你的。」然後依著他所能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到底是那個部分錯了?他不知道。或許當初去嘗試開口,說出自己的不滿,已經是一個錯誤。他連開口也不想開口了。或許他當初連開口也不應該開,應該先要去死一下,自己到底什麼地方做錯了?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eclipse

映照的魑魅魍魎
尤似襲來,卻是
靜立在原地上暗笑。
笑容雖無利刃
卻亦足以謀殺

夜深之際
你,何曾看見過窗前的那個鬼魅
面對面的,
原是來自身
那最後的
隱藏在心底內的恐懼。
月影落下,但
倒影卻從不散去。

extended play

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理由

理由的絲線
毫無理由地交錯成一個死結
尋找當中的理由
或許已是一種理由
去讓你逃避尋找理由
追隨著理由當中的理由
又是理不盡的理由
還不如一剪切下理由
用沒有理由的理由
粉碎掉一切的理由